浙江:苦追廿载,终得“美人”


来源/作者:浙江日报  日期:2019-06-21【字体:    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分享

       她,皮肤光洁;她,秀色可餐;她,人见人爱。她就是这样一个娇艳欲滴的美人。若是忍不住,“亲”上一口,更是唇齿留香。

  她就是80后小伙、象山县林业特产技术推广中心主任徐阳钟爱的“情人”——象山柑橘新品种“红美人”。

  都说,美人情,难消受。为了选育和推广“红美人”,徐阳同样为伊消得人憔悴,年纪轻轻已有不少白发。

  且看他与“美人”缠绵悱恻的故事。

  苦追廿载

  抱得“美人”归

  一只柑橘卖20元——这两年来自宁波象山的一款精品柑橘走俏市场。她的芳名“红美人”也随之变得家喻户晓。但鲜有人知的是,为了她,象山县林业特产技术推广中心的一大批农技人员已苦苦“追求”了近二十载。徐阳便是其中之一,也因此得到“美人”垂青。

  “‘红美人’这个品种是由柑橘品种‘南香’和象山选育品种‘象山红’杂交育成的。”徐阳说,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象山就组织农技人员、农民到日本研修,引进了不少日本优质柑橘品种,这其中就包括“南香”。徐阳说,他们利用这些日本品种与我国自有品种进行杂交,选育出了一大批象山柑橘新品种。

  事实上,追求“美人”的徐阳,算是不务正业。他告诉记者,作为林业特产技术推广部门,育种创新其实不是自己的本行。也因此,早些年,徐阳他们在选种育种过程中也遭遇过不少质疑。可是无论别人怎么说,他都坚持了下来。他坚信,若是品种不能创新,无论技术再怎么改良,效果也终究有限。

  从引种到育种,再到初现成效,象山柑橘杂交育种已整整用了20多年。可在徐阳看来,这样的“追求”过程并不算长。“一个柑橘新品种从杂交育种到种树挂果需要8年,挂果后连续观察到区域试验又需要6年,申请国家植物新品种保护还要5年,这其中每个环节都需要大量人力财力。”他说,好在象山有一大批曾赴日研修的乡土技术专家,陪着他跑这场“爱情马拉松”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他们在选育的诸多品种中发现了“红美人”。她无论外观、色泽、口感、香味都与众不同:体型饱满,果面橙红,口感极为细嫩,且有甜橙般的香味。这样出众的外形和内在,一下子就将徐阳深深吸引。

  同时,徐阳在试验过程中还发现,“红美人”对种植要求很高,不仅需要设施避雨栽培,还不适合大规模栽培。“但这种特性,也让这位‘美人’更适合‘居住’在江浙一带。”他分析道,农民自己小面积种植,管理起来便捷又省人工,亩产效益可超15万元;但若是工商资本盲目跟进,因种植难度较高,往往会管理跟不上,产量不足,导致效益低下,甚至出现亏损。”徐阳说,农民种的“红美人”,每斤成本只有3元至5元,而有的工商资本每斤的成本就高达15元至20元。当地一个种植几百亩“红美人”的投资者,就因没摸透这位“娇娘子”的脾性,导致产量不高,去年一年就亏损数百万元。

  徐阳满怀激情地介绍,当地农民陈忠林种了14亩“红美人”,因“服侍”得当,去年产的10万斤“红美人”中,精品率高达95%以上,鲜果果园统收价每斤23元,整个果园年收入逾240万元,净利润200万元以上。如今,象山已种植“红美人”2.2万亩,其中投产园8000亩,涉及果农1200余户,人均增收20万元以上,成为当地名副其实的“富民果”。

  任劳任怨

  摸透“小脾气”

  在进一步的“交往”中,徐阳发现,这个“美人”属于易病体质。“这种橘树很容易患病,果子商品性也因此很不稳定。”徐阳说,这一度让他们感到彷徨,犹豫着究竟要不要花更多精力,去追这个体弱的“黛玉妹妹”。

  不过,徐阳不是容易放弃的人。与“美人”相伴近20年,他小心翼翼地了解她的“小脾气”。他告诉记者,“红美人”品种的橘树怕冷、怕热、怕晒、怕病、怕虫、怕水,也怕旱,几乎各种小情况都会“惹恼”她。徐阳说,她若是稍有“不高兴”,轻则落果,一年收成泡汤,重则橘树病死枯死,农民更是损失惨重。

  “例如,在‘红美人’成熟期,若遇到连续降雨,所有即将成熟的果子都会掉落。再如,在膨大期,不能让太阳直射红美人,不然短短一天果面就会出现晒伤斑……”徐阳把这些“红美人”的“小脾气”都一一告诉果农们。

  有时候,徐阳怕说得太专业,农民们听不懂,就用最形象的比喻告诫他们。比如,把“红美人”比作育龄期的妇女,过早生育会影响自己身体,由此建议果农在小苗培育新树的前3年不要挂果。可个别农民不听劝,想着早投产早有收益,很早就挂果了,导致之后挂的果子个头小、品质差,让徐阳看得好不心疼。

  夏天怕她晒着,冬天怕她冻着,这便是徐阳对“红美人”的牵挂之情。今年最让他担心的是,可能像2008年那样,出现一场周期性大冻害。徐阳分析说,太阳耀斑一般11年爆发一次,爆发后会带来一次极寒天气。所以他担心,按周期性规律,一场可能对“美人”造成毁灭性破坏的冻害快近了。因此,这两年徐阳一直在研究“红美人”防冻害技术,并提醒农户加强预防冻害的意识。

  这样那样的“小脾气”,徐阳几乎每年都会新发现五六个,这些年已积累下来几十条。在他的细心照料之下,通过“设施避雨栽培”“设施越冬栽培”“地膜覆盖栽培”等先进技术,“红美人”的品质优势得以完全释放。如今,这个年方二十的姑娘越长越美。

  淡泊名利

  专情伴“美人”

  都说,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,可偏偏徐阳就不想当“将军”,只想和“美人”相伴,做一个搞技术的小兵。

  无论是评选劳模,或是当象山县林业特产中心主任,徐阳都曾一再推辞。“徐阳担心有了这些荣誉和头衔,行政性事务一多,不利于以后搞研发。”象山县农业农村局有关负责人说,为此组织还找他谈了好几次话,打消了他的顾虑。

  “一辈子就做一件事。”徐阳说,之前他到日本研修时,在当地柑橘研究所遇到一位专门研究草的老专家,“老专家自工作以来研究了30多年草,说起柑橘园里该种什么草来头头是道。”徐阳至今仍记得,那位老专家在谈论种草时的专注神情。

  徐阳要像这位老专家一样,把柑橘当情人一样专情以待。可如今,象山“红美人”名声在外,各种考察学习团一多难免牵绊了不少精力;徐阳觉得科研时间不够用,自己不如以前那样专情了。

  “好在,我身边还有一个好团队、一批好橘农帮我分担研发任务。”徐阳说,现在象山有专门的柑橘育种团队,有的专研设施栽培,有的专攻“红美人”技术,还有的紧盯柑橘新品种栽培。“虽然我亲手干活的时间少了,但一个好的柑橘研发体系能发挥更大作用。”

  这些年,有的橘农靠种“红美人”柑橘年收入上百万元,有的橘农一年靠卖种苗就赚了几百万元。相较于他们,徐阳这样的农技人员收入显然要少得多,可徐阳的心态却格外好。他直言,自己虽然懂不少种植技术,可要是真下田种柑橘,说不定也“抓瞎”。他说:“搞科研的就应该安安心心搞科研,可不能眼红别人赚钱。”

  正是有着这样一颗平常心,徐阳得到越来越多“美人”青睐。目前,象山正在选育推广的“绿美人”“黄美人”“黑美人”等柑橘系列新品种还有十几个,储备的杂交育种单株甚至达到数千株。“象果试1号”到“象果试25号”的25个品种正在申请国家植物新品种保护,将在今后3年至5年内推向市场。


内容审核:袁玉菲
欢迎分享,转载请保留出处及作者。 农业农村部农机推广与监理网(http://came.net.cn/)。 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「中国农机推广网」,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,即可获得信息推送。
澳门美高梅在线官方网址